none
代码之道》——微软项目总监职场告白书 RRS feed

  • 常规讨论

  • 《代码之道》——微软项目总监职场告白书



    原 书 名:I. M. Wright's Hard Code
    原出版社:Microsoft Press
    作 者:(美)Eric Brechner
    译 者: 陆其明
    丛 书 名:Microsoft核心技术丛书
    出 版 社:机械工业出版社
    书 号: 9787111251675
    定 价:36.00

    图书详细内容请看:http://www.china-pub.com/STATIC07/0810/jsj_dmzd_081022.asp



    图书内容:
       
        一位拥有30多年开发经验的IT人士,讲述开发项目中遇到的体制问题、内部与外部沟通问题、项目产生的问题、员工自身的问题等各种问题,然而他们又是如何解决这些问题的。

      
        如果说《杜拉拉升职记》是讲述外企白领工作及情感的故事,而《代码之道》就是专为从事IT开发人士所量身打造的职业手册。

      
        目前,IT项目管理采用了很多的方法,然而有些方法并不能提高项目开发效率,反而降低了效率。本书告诉我们,在项目管理中必须要遵守的项目管理的原则,去除那些妨碍项目进度的规则,从来真真地找到项目管理的“道”
      
       
        这是一本IT项目管理团队手册,也是来自IT技术人员对项目的看法,更是一本IT技术开发人员的职业指导图书。

      
        这本书的作者写作手法趣味横生!一本能轻松阅读的好书!

    简介:

    献给当初对我说“为什么不由你来写?”的人:Bill Bowlus

    你手上拿着的是一本关于最佳实务的书。它会比较乏味。但也许会比较有意义,你能从中得到知识,读后甚至对你产生些许影响,但读起来肯定还是干巴巴而无趣的。为什么这么说呢?

    最佳实务的书是乏味的,因为这个“最佳”是跟具体的项目、具体的人、他们的目标以及偏好紧密相关的。一个实务是不是“最佳”,大家可能看法不一。作者必须把实务列举出来让读者自己来选,并分析在什么时候、因为什么原因作出最佳选择。虽然这种做法是现实的、负责任的,但也是令人厌烦的,最终无法取悦读者。为释疑而设计的案例研究会使文字有味一些,但作者仍必须把选择的机会留给读者,否则作者就会显得傲慢、教条并且死板。

    然而人们喜欢看到傲慢、教条、死板的学者之间的针锋相对。大家喜欢引用学者们的观点片段,与朋友和同事一起讨论。为什么不把这些最佳实务当作观点栏来争论呢?惟一的条件,就是要有人愿意将自己扮演成一个思想保守的傻瓜。

    本书的由来:

    2001 年4月,在我历经了Bank Leumi、Jet Propulsion Laboratory、GRAFTEK、Silicon Graphics、 Boeing等公司总共16年的职业程序员生涯,再在微软做了6年的程序员和经理之后,我转入了微软内部的一个以在公司范围内传播最佳实务为职责的团队。当时这个组正在运作发行名叫《Interface》月刊网络杂志的一个项目。它很有意义,且富有知识性,但同样也是干巴巴而无趣的。我那时建议增加一个观点栏目。

    我的上司Bill Bowlus建议由我来写。我拒绝了。作为一个半大孩子,我努力成为一个协调员,撮合多方产生成果。成为一个爱唠叨的实务学者会毁掉我的名誉和效力。因此,我当时的想法是说服一个大家公认的小心眼的工程师来写,他可能是我在微软以前6年工作经历中接触过的一位固执的开发经理。

    但Bill指出,我有22年的开发经验,4年的开发管理经验,写作技巧也还行,而且有足够的态度来做这件事。我只需要放下自身的心理包袱。另外,其他的开发经理都忙于常规的工作,不可能每个月来为我们写观点。最后Bill和我想出了一个用假名撰稿的点子,于是 I. M. Wright的“Hard Code”栏目诞生了。

    从2001年6月开始,我使用“I. M. Wright,微软逍遥的开发经理”这个署名为微软的开发者和他们的经理写了49个“Hard Code”观点栏。这些栏目的标签行都打上了“绝对诚实,重拳出击”的标语。每个月,成千上万的微软工程师和经理都在读这些栏目。

    前 16个栏目在《Interface》内部网络杂志上发表了。随后同事(Mark Ashley和Liza White)给我分配了更多的主题。我和《Interface》的美工Todd Timmcke还一起制作了作者的很多搞怪照片。当网络杂志停刊的时候,我才得以喘息的机会,但也停止了写作。

    14 个月之后,在我们组的同事Amy Hamilton (Blair)、Dia Reeves、Linda Caputo、Shannon Evans和 Marc Wilson的帮助下,我又开始在内部站点上发表我的栏目。去年11月份,我将所有的栏目转移到了一个内部的SharePoint博客上。

    2007年春天,正当我打算休掉几年前奖励给我的假期的时候,我现在的经理Cedric Coco给了我在休假期间将“Hard Code”出版成书的授权。而微软出版社的Ben Ryan也同意了。

    除了我已经提及的人,我还想感谢《Interface》的其他成员(Susan Fario、Bruce Fenske、Ann Hoegemeier、 John Spilker和John Swenson),其他帮助过本书出版的人(Suzanne Sowinska、Alex Blanton、 Scott Berkun、Devon Musgrave和Valerie Wolley),支持我的管理层(Cedric Coco、 Scott Charney和John Devaan),我现在的和以前的、复审过我的栏目并提出过很多主题的团队成员(William Adams、 Alan Auerbach、Adam Barr、Eric Bush、Scott Cheney、Jennifer Hamilton、 Corey Ladas、David Norris、Bernie Thompson、James Waletzky、Don Willits和 Mitch Wyle),我才华出众的中学英语老师(Alan Shapiro),以及那些慷慨给予我反馈的读者们。特别地,我还要感谢我的妻子 Karen和我的儿子Alex和Peter,他们让我做任何事情都充满信心。

    2008年11月4日 3:16

全部回复

  • 《代码之道》——微软项目总监职场告白书


    原 书 名:I. M. Wright's Hard Code
    原出版社:Microsoft Press
    作 者:(美)Eric Brechner
    译 者: 陆其明
    丛 书 名:Microsoft核心技术丛书
    出 版 社:机械工业出版社
    书 号: 9787111251675
    定 价:36.00

    图书详细内容请看:http://www.china-pub.com/STATIC07/0810/jsj_dmzd_081022.asp



    图书内容:
       
        一位拥有30多年开发经验的IT人士,讲述开发项目中遇到的体制问题、内部与外部沟通问题、项目产生的问题、员工自身的问题等各种问题,然而他们又是如何解决这些问题的。

      
        如果说《杜拉拉升职记》是讲述外企白领工作及情感的故事,而《代码之道》就是专为从事IT开发人士所量身打造的职业手册。

      
        目前,IT项目管理采用了很多的方法,然而有些方法并不能提高项目开发效率,反而降低了效率。本书告诉我们,在项目管理中必须要遵守的项目管理的原则,去除那些妨碍项目进度的规则,从来真真地找到项目管理的“道”
      
       
        这是一本IT项目管理团队手册,也是来自IT技术人员对项目的看法,更是一本IT技术开发人员的职业指导图书。

      
        这本书的作者写作手法趣味横生!一本能轻松阅读的好书!

    简介:

    献给当初对我说“为什么不由你来写?”的人:Bill Bowlus

    你手上拿着的是一本关于最佳实务的书。它会比较乏味。但也许会比较有意义,你能从中得到知识,读后甚至对你产生些许影响,但读起来肯定还是干巴巴而无趣的。为什么这么说呢?

    最佳实务的书是乏味的,因为这个“最佳”是跟具体的项目、具体的人、他们的目标以及偏好紧密相关的。一个实务是不是“最佳”,大家可能看法不一。作者必须把实务列举出来让读者自己来选,并分析在什么时候、因为什么原因作出最佳选择。虽然这种做法是现实的、负责任的,但也是令人厌烦的,最终无法取悦读者。为释疑而设计的案例研究会使文字有味一些,但作者仍必须把选择的机会留给读者,否则作者就会显得傲慢、教条并且死板。

    然而人们喜欢看到傲慢、教条、死板的学者之间的针锋相对。大家喜欢引用学者们的观点片段,与朋友和同事一起讨论。为什么不把这些最佳实务当作观点栏来争论呢?惟一的条件,就是要有人愿意将自己扮演成一个思想保守的傻瓜。

    本书的由来:

    2001 年4月,在我历经了Bank Leumi、Jet Propulsion Laboratory、GRAFTEK、Silicon Graphics、 Boeing等公司总共16年的职业程序员生涯,再在微软做了6年的程序员和经理之后,我转入了微软内部的一个以在公司范围内传播最佳实务为职责的团队。当时这个组正在运作发行名叫《Interface》月刊网络杂志的一个项目。它很有意义,且富有知识性,但同样也是干巴巴而无趣的。我那时建议增加一个观点栏目。

    我的上司Bill Bowlus建议由我来写。我拒绝了。作为一个半大孩子,我努力成为一个协调员,撮合多方产生成果。成为一个爱唠叨的实务学者会毁掉我的名誉和效力。因此,我当时的想法是说服一个大家公认的小心眼的工程师来写,他可能是我在微软以前6年工作经历中接触过的一位固执的开发经理。

    但Bill指出,我有22年的开发经验,4年的开发管理经验,写作技巧也还行,而且有足够的态度来做这件事。我只需要放下自身的心理包袱。另外,其他的开发经理都忙于常规的工作,不可能每个月来为我们写观点。最后Bill和我想出了一个用假名撰稿的点子,于是 I. M. Wright的“Hard Code”栏目诞生了。

    从2001年6月开始,我使用“I. M. Wright,微软逍遥的开发经理”这个署名为微软的开发者和他们的经理写了49个“Hard Code”观点栏。这些栏目的标签行都打上了“绝对诚实,重拳出击”的标语。每个月,成千上万的微软工程师和经理都在读这些栏目。

    前 16个栏目在《Interface》内部网络杂志上发表了。随后同事(Mark Ashley和Liza White)给我分配了更多的主题。我和《Interface》的美工Todd Timmcke还一起制作了作者的很多搞怪照片。当网络杂志停刊的时候,我才得以喘息的机会,但也停止了写作。

    14 个月之后,在我们组的同事Amy Hamilton (Blair)、Dia Reeves、Linda Caputo、Shannon Evans和 Marc Wilson的帮助下,我又开始在内部站点上发表我的栏目。去年11月份,我将所有的栏目转移到了一个内部的SharePoint博客上。

    2007年春天,正当我打算休掉几年前奖励给我的假期的时候,我现在的经理Cedric Coco给了我在休假期间将“Hard Code”出版成书的授权。而微软出版社的Ben Ryan也同意了。

    除了我已经提及的人,我还想感谢《Interface》的其他成员(Susan Fario、Bruce Fenske、Ann Hoegemeier、 John Spilker和John Swenson),其他帮助过本书出版的人(Suzanne Sowinska、Alex Blanton、 Scott Berkun、Devon Musgrave和Valerie Wolley),支持我的管理层(Cedric Coco、 Scott Charney和John Devaan),我现在的和以前的、复审过我的栏目并提出过很多主题的团队成员(William Adams、 Alan Auerbach、Adam Barr、Eric Bush、Scott Cheney、Jennifer Hamilton、 Corey Ladas、David Norris、Bernie Thompson、James Waletzky、Don Willits和 Mitch Wyle),我才华出众的中学英语老师(Alan Shapiro),以及那些慷慨给予我反馈的读者们。特别地,我还要感谢我的妻子 Karen和我的儿子Alex和Peter,他们让我做任何事情都充满信心。



    易isprime
    2011年4月11日 4:11